挪威证实IS向土卖石油 俄:土总统辞职吗

挪威证实IS向土卖石油 俄:土总统辞职吗

资料图:埃尔多安和普京

据俄媒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莫斯科希望知道,在挪威公布有关IS向土耳其走私石油的消息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否会辞职。

挪威《阶级斗争报》(Klassekampen)12月22日报道了一份秘密报告。 该报告由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受挪威外交部委托制定,透露IS控制地区的石油从叙利亚和伊拉克运至土耳其后以倾销价出售。该报告早在今年夏天便已被递交挪威外交部,外交部则指出,他们依据的还有其他信息源。

扎哈罗娃在记者会上说:“我想提醒说,不久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说过,如果能证明恐怖组织的石油供应是安卡拉或在安卡拉的纵容下进行的,‘如果能证明这一点,我不会继续坐在这把交椅上’ ,埃尔多安当时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这么说的。我想确定一下,交椅现在什么情况?”

早些时候俄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在莫斯科举行的特别记者会上指责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及其亲属参与走私IS石油。安东诺夫说,极端分子“每年赚取大约20亿美元,使用这些资金在全世界雇用武装分子,并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因此IS保护着“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盗采石油”的基础设施。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后亲自发表声明称,如果能证明安卡拉在从“伊斯兰国”购买石油,他愿辞职。

相关新闻:

IS土裔成员:IS向土出售石油

据俄媒报道,俄罗斯记者采访了一名被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人民保护联盟”(YPG)俘获的IS土耳其人,并对采访内容进行了录音。恐怖组织成员、24岁的Mahmut Gazi Tatar讲述了IS的活动,其中包括土耳其购买圣战分子的石油。

“在阿德亚曼我被培训了五个月”

Mahmut Gazi Tatar说:“我是库尔德人,家里有三个兄弟。我曾在阿德亚曼大学学习,但在2015年4月弃学参加了IS队伍。”

“我作为一名志愿者在为叙利亚难民设的一个食堂工作,分发食物。在那里我遇见了Akhmet K……。他给我讲伊斯兰教,在他的影响下,我开始做礼拜,禁食。我去听他的课,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他向我灌输了伊斯兰信仰的主要信条。”

“在边界没有人”

“我和另外17人在距边防站一公里的地方越过了土叙边界。我们没有看到一名土耳其士兵。跟我在一起的那人的年龄各种各样,从17岁到50岁。他们主要来自沙特、突尼斯、也门、卡塔尔、里扮嫩和埃及。他们都是越过土耳其边界过来的。”

“来自欧洲和美洲的武装分子也是从这里过来的。指挥官告诉我们,准备制造其规模相当于美国9·11的恐怖事件。在叙利亚一侧,有个叫Abu Bakr 的IS成员来接我们,并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距边界一公里的村子里。又来了10人。之后我们被带到了训练营,接受军训。那些同意成为沙希德的人,咋接受6个月的宗教培训。我没同意。我直接烧了70天的培训。在训练期间,几名来自土耳其的人来检查我们。他们不是IS的成员。”

“刚从土耳其来的人都被派到了特里-阿比亚德”

“我们这些土耳其人也被派到了那里。禁止我们跟家人联系。毕业后,允许我给自己在阿德亚曼的亲人打电话。我跟妈妈通了话,她让我回家。”

“他们说,他们的目的不是土耳其”

“在训练营指挥官对我们说,IS不打算进攻土耳其。就我所知,IS的队伍中有1000多名土耳其人。在贫民窟里租来的民房里进行培训。”

“库尔德人是不杀俘虏的”

“2015年6月15日库尔德‘人民保护联盟’在特里-阿比亚德俘虏了我。起初接到撤退的命令后,我和其他70人坐上了一辆货车,开往最近的一个村子,在那里等了半个小时。那里已经有武装人员。当要走的时候才知道,汽车数量不够,村里还剩了12人,其中就有我。联军轰炸炸死我们中的6人。我换了便服,一直等到早上。我从村子里出来时,被库尔德士兵抓获。我投降了。库尔德人对俘虏很好,给吃的,给喝的,是指还给烟抽。我还以为会杀死我们的,但后来知道,库尔德士兵不杀俘虏。”

“每天都有开往土耳其的石油运输车”

“我们在训练营接受训练时,IS成员就告诉我们,他们向土耳其出售石油。而卖石油赚来的钱,帮助IS解决所有资金上的困难。他们每天用石油运输车向土耳其运输石油、重油和汽油。他们有足够多的石油。还说,石油是通过许多商人出售的。IS还从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获得许多产品。我们的指挥官告诉我们,并不害怕美国的轰炸机。他们认为,它们只是炸给别人看的。”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0 07:4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