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感慨壮哉粟裕:粟裕为何三辞元帅

  


因此,最高统帅部极为慎重,酝酿、筹备几乎达五年之久。“今代麒麟阁,何人第一功?”一介书生杜甫当年尚有如此霸气的一问,授衔的将领们也大多把军衔看成是对自己过去战功、对革命贡献大小的一种肯定,而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专业技术职称。

授衔的方案几易其稿,结果终于出来后,一位老红军听说自己只授少将军衔,大失所望,说了一句贻笑大方的名言:“我要把那个牌子挂到狗尾巴上去。”还有人因此闹情绪,两三天不吃饭,甚至哭起了鼻子。

共产党人虽然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但到底是人不是神,也食人间烟火,也吃喝拉撒,有七情六欲,存在这些“不和谐”音符当然一点也不奇怪。

历史上,老祖宗们这一现象也屡见不鲜。

刘邦当年就要登上皇帝宝座的时候,一次和张良看见将领们都在窃窃私语。

刘邦很不解,问张良他们在干什么。

张良一语惊人,说他们在商量造反。

刘邦惊得差点跌下龙椅,忙问他们为什么要造反。

张良说您最近封了许多王侯,而没有奖励他们,他们心中不服。刘邦这才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出了一身冷汗,最后在张良的锦囊妙计之下才得以摆平。

毛泽东面临的问题还不至于严重到这种地步,毕竟都是共产党人,“风格不高”的仅仅是极少数。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0 07:40:00